Section categories

Life [55]
lives
Hacker news [55]
file
Hack [30]
bug learn
Hacker's culture [26]
thoughts self learn
Hack Teams [1]
team
War#Peace [35]
army

Blog

Home » 2015 » August » 20 » 暗网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
3:58 PM
暗网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

                 暗网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的兴起与覆灭

导读:《新闻周刊》最新一期封面文章披露了栖身于暗网的毒品交易网站“丝绸之路”及其创办人的覆灭,同时指出联邦政府破获此案的手段显示个人网上自由和隐私毫无保障。

法院书记员宣读判决书,一共是七项罪名。一手创办丝绸之路(Silk Road)的乌布利希(Ross Ulbricht)平静地接受自己的有罪判决,转身向家人和支持者微笑——他们都是像茶党一样不信任政府的青年男女。

乌布利希的生意是Craigslist、eBay或Uber合乎逻辑的延伸,也就是撮合买家和卖家从中收取费用,只不过它的买家不买烟灰缸或与人拼车。丝绸之路撮合全球范围内的贩毒者和瘾君子。如果在大街上打车显得不合时宜,那么在城市公园转悠买大麻也落伍了。

2013年10月乌布利希被捕,在此之前他表现得不像毒品界的主要人物,也许更像一个哲学家。他有抱负、懂科学,会想办法,酷似演员罗伯特-帕 丁森(Robert Pattinson)。在成为地下王国的首领之前,他更具备海特—黑什伯里区(20世纪60年代曾为嬉皮士聚集吸毒的地方)而非硅谷的特质,更推崇亚当- 斯密而非史蒂夫-乔布斯。他把自己塑造为自由主义的形象,可能就像早年罗姆尼在贝恩资本公司的年轻嬉皮士翻版。他是一位科学家,自学掌握计算机编程,他在 个人电脑、YouTube、LinkedIn,在网上聊天和电子邮件中留下的数字化蛛丝马迹记录了他从研究生变为在线毒品大亨的历程。自认为能在互联网上 隐藏真面目是他的致命错误,就是这个互联网网络安全专家布鲁斯-施奈尔(Bruce Schneier)称之为“监控国家”(surveillance state)。

在后斯诺登时代,竟然有聪明人在网上销售毒品却认为在互联网匿名的掩护下能够不为人所知。不过我们大多数人都怀有类似天真想法,比如相信加强密码、双重验证,以及其他一些互联网保健措施能让我们在网上安全冲浪。这些做不到。乌布利希认为所谓的“暗网”(Deep Web)能够保护她。暗网也不行。

在乌布利希被判有罪之前,丝绸之路异军突起又轰然崩塌成为好莱坞看中的有趣故事。有关机构的数据称,直到FBI特工在旧金山公共图书馆抓住正免 费Wi-Fi上网的乌布利希为止,短命的丝绸之路给他赚了大约8000万美元的毒品、枪支和其它违禁品销售佣金。上个月结束的审判表明,乌布利希被一场异 常复杂的猫鼠游戏扳倒,这场游戏涉及迷宫似的互联网虚假身份、知心朋友的背叛和几起假谋杀。

乌布利希20世纪90年代在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长大,当时并未看出或表现渴望呼风唤雨。在父亲眼中他健康快乐。他是鹰级童子军、优秀学生和数学奇才。

Free Ross Ulbricht网站(www.freeross.org)极力称赞他们英雄的慈善行为(为监狱改革和都市贫民捐款,资助非洲的节水资源项目)。但网站没 有提到乌布利希不小心露出的享乐主义。他的一位朋友对滚石杂志表示,当他告诉乌布利希自己在高中就尝试喝酒和吸毒之后,乌布利希回答道,“我也这样,那感 觉就像爆炸一样”。

所有这些毒品——据报道他喜欢迷幻药——似乎无损于他的聪明才智。SAT高分让他获得了德克萨斯大学全奖,他在大学学习有机太阳能电池,这是绿色能源研究领域的一个新兴分支,研究依赖多分子聚合物而非传统材料提供能源。

在宾州上研究生学习材料科学时,他参加了学院自由至上主义社团(College Libertarians),是保罗(Ron Paul)的支持者。到2007年,他已经深陷自由至上主义的奇怪思想,对于Youtube上罗姆尼提出何为美国最大挑战的问题,他说脱离联合国最重要。

他的政治观植根于奥地利学派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的哲学,而米赛斯的政治哲学介于兰德(Ayn Rand)和无政府之间。弗里德曼和社会主义者都不喜欢米赛斯,但他对政府干预市场的无情蔑视引人追随。

到2010年,乌布利希已经脱离材料学和学术界,在LinkedIn宣布将“打造一个经济模拟体,让人们亲身体验在一个没有系统性力量的世界生 活”,所谓系统性力量他似乎指的是警察和法律。根据联邦检方的证词,差不多就在同一时间他查阅了参考书《秘密药品实验室的建立与运营》(The Construction & Operation of Clandestine Drug Laboratories),在德克萨斯州的一座偏僻小屋自行开辟一片迷幻蘑菇场(shroomery)培育迷幻真菌,这就是他打算通过自己的经济实验销 售的首个产品。

在迷幻蘑菇生长发芽之际,他自学计算机编程,遇到不懂的问题便向大学老友、在eBay工作的程序员贝茨(Richard Bates)求教。他只向贝茨和女朋友告诉了自己的打算。他在洋葱路由(The Onion Router)藏身,建立丝绸之路网站接受比特币,从而规避银行和政府的监管。

丝绸之路很快就聚集了一批卖家,买家渴望建立一个评分系统把差东西排斥在外,就像Airbnb和Yelp网站的顾客评分一样。乌布利希收取每笔 交易额的10-12%作为佣金,日子渐渐富足。但他不敢露富,在租来的房子过着简朴的生活。2011年底之前他抛弃女朋友和贝茨,前往澳大利亚和旧金山住 了一段时间。

随着生意红火起来,乌布利希在笔记本电脑保存了一部日志,有时候听起来仿佛在写未来自传。在一个被简单标为2011年的长条目下,他记下了丝绸 之路的早期日子:“网站发布没几天就有了第一批注册用户,然后收到了首条信息。我激动得不能自已。逐渐的人们开始注册,卖方注册,然后我的首个订单就来 了,我永远不会忘记它。之后几个月我通过网站卖了大约十英磅迷幻蘑菇。”

后来在一次网上聊天中,乌布利希开玩笑说但愿自己能够向不理解为何一个无业年轻人这么忙的家人和朋友解释丝绸之路,他说自己是在做几十万美元的全球毒品生意。

除了聊天等记录他还把自己的经营状况写在Excel表里,1800万比特币存在笔记本电脑的比特币钱包里。

挣钱不错,但乌布利希经常把丝绸之路当成一个政治行为。在本刊一次匿名网上采访中,他说丝绸之路是规避政府监管的一个方式。在网上他经常发出这 样的声明:丝绸之路远非买卖毒品那么简单,它是要夺回我们的自由、我们的尊严和追求公正。一些人向美国民权联盟捐款;乌布利希希望开始一场革命。

丝绸之路网站的壮大引起了美国政府注意,乌布利希对此感到很高兴。当一些参议员要求关闭丝绸之路时,乌布利希得意地告诉贝茨, 又一家全国媒体提到了他对自由的捍卫。与此同时马里兰州和芝加哥的联邦特工盯上了他。扫描外国飞机入境邮件的国土安全部工作人员开始注意到几百包用信封仔 细包好的小包毒品,信封上的寄件人地址为StudyAbroad.com,信内附有一张催促买家别忘评论的小纸条。到2013年7月,联邦政府已经打入丝 绸之路内部,特工已经能够盗用丝绸之路员工的网络身份。

乌布利希的成功带来很多挑战,尤其是如何隐瞒买家和卖家的身份。据检方控诉,2013年三四月,乌布利希威胁买凶杀死“友好化学家” (FriendlyChemist),此人要求50万美元的封口费,否则就透露一些供应商和卖家的身份。检方声称乌布利希总共拿出73万美元谋杀“友好化 学家”和另外五个威胁透露卖家和客户真实姓名的当事人。

2013年10月1日,丝绸之路走进死胡同。联邦特工从乌布利希俭朴的住所追踪到旧金山的公共图书馆,在他与自认为是丝绸之路员工其实是坐在附 近的FBI特工聊天时被捕。当乌布利希登录自己的电脑时,两位特工在他身后假装大声争吵。趁乌布利希回头张望之际,第三名特工跳到他打开的笔记本面前使无 法关上电脑。要是乌布利希关上那台神秘电脑,调查人员便永远无法得知其内容,无法证实他就是这个黑暗帝国的幕后国外,或者证明他就是神秘的“恐怖海盗罗伯 茨”(Dread Pirate Roberts)。

乌布利希走上审判席是一出悲剧:这位年轻被告的才能被浪费、坐在他身后的双亲面目憔悴、好友贝茨惊人的背叛。当辩护律师德拉特尔(Josh Dratel)指责贝茨达成协议落井下石以逃避刑事指控时,贝茨含泪承认确实是这样。

审判揭示了一些FBI特工从暗网逮住布布里希的手段,但这并非全部。首先,特工在确定丝绸之路的服务器位于冰岛后侵入系统。联邦政府从未解释如 何确定这些服务器位置,至少其解释让技术专家不满意。有一次在网站内部,特工创建假名与网站管理员交流。2013年夏,一位特工潜入丝绸之路运营最高层, 冒充名为Cirrus的员工。还有一次FBI通过假身份直接与乌布利希打交道,查明他的身份和行踪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FBI特工通过收集元数据,跟踪他的个人邮件、聊天纪录、照片和“恐怖海盗罗伯茨”的聊天日志指控乌布利希。他们把乌布利希的已知事件和网上人物“恐怖海盗罗伯茨”的同样事件连在一起。当他们做完这些,乌布利希便困在自己的网上言行中。

乌布利希的支持者认为他受审是因为比丝绸之路更重要得多的原因,他们认为这表明对公民自由的吞噬正在迅速扩大——并非只有他们才这样想。流行科 技网志Gizmodo作者在乌布利希宣判后写道:“司法部门可以摆出可怕的数字证据而不用解释其来源,对我们公民自由来说这不是好事。”

暗网有很多合法用户,图书馆书目和病历都放在上面。普通互联网用户担心公司用它侵犯隐私。洋葱路由上有一个纽约客杂志的检举网 站,Facebook有供洋葱路由用户访问的特别网站,英国摇滚明星Aphex Twin最近在洋葱路由上发布新歌。最重要的是,极权体制下生活的人们在这里找到了家。

《暗网》(The Dark Net)作者、社交媒体分析中心主任巴特利特(Jamie Bartlett)说:“我们确实知道叙利亚、俄罗斯的异见能够利用暗网上的论坛互相秘密交流。如何衡量一个叙利亚异见分子的生命与获取色情内容的能力, 你不能只要前者不要后者。”

在联邦政府摧毁丝绸之路之后,像迷幻蘑菇之类的新黑色市场网站在暗网萌生,其中很多网站吸取了“恐怖海盗罗伯茨”的教训,比丝绸之路更为复杂。 暗网也许将成为毒品交易的未来,就像电子商务摧毁了其它行业的实体店零售一样。丝绸之路一案的调查就像传统的警匪片。虽然技术问题模糊不清,但抓住它还是 用的老式警察手段。解决暗网市场将日益依赖大家所认为的正确老式警察手段。

乌布利希的支持者称这种警察手段为“钓鱼”。在拿下那些服务器之后,FBI特工扮作卖家和员工布下网罗“恐怖海盗罗伯茨”的圈套。那些据称是乌 布利希雇佣的凶手结果证明是另一出复杂的阴谋。没有人供出幕后主使,但马里兰州的联邦检察官在一项指控中称乌布利希雇用联邦卧底特工杀人。

辩护律师德拉特尔想方设法让陪审团相信,任何人都能发现自己被政府网上监控,使乌布利希卷入虚假人物“恐怖海盗罗伯茨”的聊天记录可以轻易伪 造。他在总结陈词中警告互联网并非如表明所见,提醒陪审团FBI特工利用多个虚假网络身份抓捕,控制了网站数十个账户,而这些账户全都没有获得授权。没有 人告诉其他人自己何时采用新身份,互联网允许误导和欺骗并因此繁荣,甚至一位假扮丝绸之路员工的FBI特工也说抓捕计策复杂得自己都跟不上。


德拉特尔在法庭上还辩护道,在确定服务器位于冰岛的过程中,FBI可能得到了国家安全局之类机构的帮助。政府对此予以否认:“乌布利希把国家安 全局想象成妖怪,事实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丝绸之路服务器所在位置并非由国家安全局确定,而是由FBI利用完全合法的手段确定。”不过政府机构确实共享网 络监控数据。情报机构间的合作机制自9/11事件以来成为标准程序。考虑到FBI国内监控能力的强大,盯住乌布利希竟然用了两年时间。哈里斯(Shane Harris)在新书《交战:军事互联网综合体的兴起》(@War: The Rise of the Military-Internet Complex)详细描述了FBI与国家安全局的象征关系,称二者结合将破坏互联网的匿名性。他说虽然国家安全局向电话和互联网公司付费创建它们的网络以 便自己进入,故意降低密码标准,设法破坏洋葱网络,但FBI才是使国家安全局国内活动成为可能的机构。当媒体说国家安全局监视美国人时,他们实际是说 FBI帮它做到了这一点,为其国内情报活动提供技术和法律基础设施。

国家安全技术专家和博客作者施奈尔对互联网隐私特别悲观。他在乌布利希被捕前六个月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这是一个谷歌比你的配偶还了解你喜欢 哪种色情内容和兴趣爱好的世界,这是一个手机公司对你的去向了如指掌的世界,再也没有私人谈话,因为你的交流越来越通过电子邮件、文本或社交网站进行。你 在电脑上的所作所为都被保存研究,从一家公司传到另一家公司,你既不知情也未经过你的同意,然而政府却可以随意获得这些内容。

Category: Hacker's culture | Views: 238 | Added by: 0or1 | Rating: 0.0/0
Total comments: 0
Name *:
Email *:
Code *:

#Warning# 

  小伙伴,本博客数据大部分来源于伟大的internet,包括工具具有攻击性,请慎重使用、遵守天朝法律:-),当然,除非你牛B,,,Good luck! hacker!